一部反映时期与人选的文化艺术纪录片

看完了尸鬼
不得不佩服编剧把人性的劣根用如此强烈的非现实主义手法表现得那么彻底
人们内心强烈的欲望是万恶之源 而作为生物
本能的就应该以自己为中心这种自私是人性的劣根

这确实是一部很有导演个人风格的影片,第三人称的旁白,独特的镜头语言都别具感染力。我很喜欢这样影片的叙事风格,它能够迅速地将观众带到那个年代,体会到其中人物的心境。

从匍匐在海滩,到挣扎于新宿,最后漂浮至下水道。偷渡客本身的命运早已注定。要不干脏活,要不寄人篱下,要不捞偏门吧!虽然曾经风光,但他们不会觉察到,那只是表面的,没身份、没有周围的认同,只是被日本黑帮利用于以华制华。甚至,如果不是混迹于黑帮中,他们随时都会被日本警方遣返。

这个故事中充斥着太多的情感,男女主人公人物命运中所体现出的人性的劣根与小人物的无奈,利用小人物与小团体所反映的时代变迁与命运选择,以及在独特背景下人生的跌宕与起伏,青春年华与人世沧桑的反差对比……青春,梦想,人性,战争,时代,这些单独呈现便能使人反思的主题,导演将它们全部融在了一起,使得每个人物每个事件都有血有肉,有板有眼。

铁头为爱情到了东京,从此,他的身份便是一个偷渡客。他不是为了偷渡客们的目的而到东京,但爱情让他绝望时,他压抑的微笑、他决定“轰炸东京”、他要做偏门,此时,他比任何其他偷渡客的欲望都强烈,为了生存、为了身份、为了得到周围的认同。可以说,铁头在众多偷渡客中被快速激发内心矛盾,从而爆发出所有偷渡客的共有欲望。
铁头有情有义、两肋插刀,干一些其他偷渡客不会干的事情。他逃跑前救香港仔、救日本刑警北野,他带头找势利的老华侨讨公道并要回栗子车,他为阿杰只身去刺杀台南帮老大,他为了救兄弟出生天而拒绝丽丽离开日本的请求。与铁头的有情有义相比,大部分华人偷渡客表露出的是自私、胆小、懦弱的性格,鲜明的对比,加上阿杰倒霉、受虐、胆小、反叛、可悲以及老鬼嘲笑日本人、香港仔之辈翻脸等配角的塑造,直面了偷渡华人的劣根和群体的懦弱、分裂。
铁头愚昧无知、简单淳朴,他为了身份毅然与三合会副会长江口合作,继而甘心被江口利用,他主张华人不打华人,他只想像在老家的那样开他的拖拉机,他希望消除新宿的黑帮规则,不收保护费,反对兄弟们碰贩毒。事实证明,这只是铁头一厢情愿的愚昧想法,在利益驱使下,华人偷渡客们都忘记了大家属于同一民族,兄弟们背着他投靠江口、贩卖毒品,铁头理想中的一切在所有偷渡客面前充其量都只是自己想象的子虚乌有。
铁头是一个偷渡客,同时也是一个审视偷渡客的人。很明显,尔冬升是用铁头这角色审视、描述华人偷渡客的种种形态,以及他们在东京新宿必然发生的一切,从而针刺出人性的弱点,反映出在日华人好内斗的劣根和局限的眼光,同时,更想阐明偷渡华人的宿命,强龙难压地头蛇,混迹江湖谈何容易的道理。
带着截然不同的目的,带着人性的光辉,铁头逃避、摆脱不了自己成为偷渡客的现实,他一方面追逐自己最原始的欲望,他另一方面也为生存和身份而违背人性的规则。但他无能为力,他无法弥补阿杰的心灵创伤,他无法挽救华人帮灭亡的命运。《新宿事件》没有义薄云天的黑帮片或枭雄片气势,也没有打不死的英雄主义,电影只是用写实的人文关怀手法,直面敏感话题,背负辱华的风险,大胆描述了偷渡客的形态、特性和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