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依旧是欣赏嘲讽时间的诺兰

Sans toi, les émotions d’aujourd’hui ne seraient que la peau morte des
émotions d’autrefois.
写在20180125,前两天和小康聊过,这两天社交都很失败……一直在怀疑自己出国的动机。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也许我就是个loser,出国并不会改变什么,只是换个地方继续做loser

一日二刷
刷了和平的imax和百丽宫的2d。和平的屏幕高15米,应该算是上海imax观影体验最好的一家。(很残念没有激光imax以及唯一一家胶片imax在科技馆根本不对外售票)坐在最佳观影区第一排很多镜头直接排山倒海的压向自己。百丽宫2d屏幕应该算是普通2d制式中表现非常好的了,有用曲面去营造全景感。

图片 1

一个负面的我太强大了

然而,因为本身电影就是用了胶片imax拍摄,所以太多第一视角镜头不是imax会很难去做个人代入导演打造的整个电影的气氛。

独上高楼眺望远处的风景,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盘旋着几只飞鸟,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的三五成群,嬉笑着谈论某某某,也有的一个人,匆匆而行,眼神里透露着的,是坚定和认真。这时,忽然发现这世界真的太大太大,而你,不过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米,渺小到可以忽略。

这两天至少有规划过时间表,也算有所改变,慢慢来,但也不能太慢,没多少时间了,想想出路吧

这部电影大概是诺兰出品中比较容易第一遍就看的七七八八的一部,然而第二遍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好像大致能算理清整个敦克尔克的时间线了。

你现在的状态大概就是,二十左右的年纪,在一个自己寒窗苦读十八年才有机会来的地方,用着父母给的钱,挥霍着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在内心深处,有着自己想要的诗和远方,期盼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出色的学长学姐一样,在擅长的领域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现实往往是,你就像挣脱了线的风筝,不知该往哪儿去。

romantic and prqctical
是矛盾的吗?我现在也能隐隐约约感受到被生活磨平棱角的边缘

路,海,空。海滩撤退,海上救援,空中护航。

“怎么办?我好像个loser。”

说这句话的你一定不知道,这世界上所有的loser都是放错地方的黄金。

有些人按照父母的想法去了他们心中的学校,选择了他们向往的专业,现在的你,越来越像他们心中理想的样子,可也渐渐失去了自己。

你觉得现在的专业不是你喜欢的,于是放任自流,于是得过且过,课上玩手机,课后躲在寝室里睡觉看剧,当发现身边的人都在前行而你自己还停留在原地的时候,你变成了不折不扣的loser。

大好的青春年华,而你却像一个在青春这场雨中奔跑的孩子,别人都有伞,只有你自己被淋得体无完肤。

雨中的伞是自己撑起来的,我相信你一定不愿在无尽愁苦的深渊里演绎着别人的人生。

只要是你所认为的正确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吧,你缺少的从来都不是勤奋和运气,而是敢于突破自己放手一搏的勇气,唯有踏出了那一步,在迷失和追逐交替出现的年华里,才不会有遗憾,才能不负光阴荏苒,不负青春韶华。

欧洲是个好地方,但是我该以什么身份自居呢?我不以我的zf为豪但也删除不了我作为中国人的点点滴滴

整个空战线从未进入过夜晚,击落三架敌军,一名飞行员迫降海面,一名飞行员降落于敌军领地被战俘,可怜的只听到名字的福帝斯从未谋面但已牺牲。

“我真的好迷茫啊。”

这是我听过最多,也是最令人无奈的一句话,而说这句话的人,大多神情呆滞,眼睛里没有一丝光芒。

他们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朝着那个方向努力了,可是在不断碰壁之后又反复问自己,我真的做对了吗?我一直这样坚持真的有用吗?为什么都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呢?

有的人很喜欢写作,开了自己的公众号,准备在几年之后把它做成百万级的大号,可是有天忽然发现一位资深编辑对公众号发展前景的分析并不乐观,于是刚开的号也被弃掉了;

有的人想出国,于是开始报各种雅思托福班,希望能尽早准备好出国需要的材料,室友一句“就你的英语水平还想出国啊”,就这样,追求梦想的念头彻底打消了;

有的人很欣赏国外名家的画,想考美院成为一名艺术家,父母却说不如踏踏实实学个理工科,未来也好找工作,于是便听了父母的话,从此与画笔颜料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