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说它是20世纪第一科幻神作,未有人敢不允许!

【两年前写的,今天翻出来,就贴出来吧】

1999年3月31日,《黑客帝国》(The Matrix)于美国上映,震惊了全球。

    先说一下剧情梗概:20世纪末,拥有AI(人工智能)的机器和人类展开了一场大战,最后人类以失败告终,期间人类把天空弄得黑暗一片,处处闪电,因此也使机器无法利用太阳能作为能源,所以机器只好利用人类的生物能作为他们维持正常运作的能量。机器把人类像种庄稼一样培养在某个基地,当人类发育到一定阶段时,再把人类运载到提供机器能量的基地,但是为了蒙蔽人类的意识,机器用器件控制了人类的大脑和神经中枢,使人类产生幻觉,让人类感觉好像自己还生活在只有人类本身的正常世界中。而模拟、控制人类世界的系统就叫Matrix(即影片片名)。但是被Matrix控制的某些人类总会感觉某些地方不对劲,所以有些人觉醒了,从Matrix中回到真实世界中,他们不断去唤醒更多感觉异样的人类,而后就组建了人类基地——Zion(锡安),而同时这些人中会有一个是The
One(救世主),具有超凡的能力,准备带领人类赢得战争的胜利,打败机器。可是这些都只是Matrix本身安排好的,最终救世主只能回到Source(代码源)去升级Matrix,而在Zion的人类会被机器乌贼消灭。而后救世主在Matrix中选取23人(16女7男)去重建Zion,自己就命丧黄泉。整个人类斗争的过程其实就是Matrix自我升级的过程,如此这样循环反复了五次,直到第六次,由于Oracle(先知)和Neo(尼奥)的共同努力,打破了循环,人类最终和机器和解,迎来了暂时的和平。

我第一次看《黑客帝国》,是在去年,距离首次公映差不多七年。之前我并不了解《黑客帝国》,然而仅仅一次,我就喜欢上了这部影片。影片中深厚的哲学意味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黑客帝国》描述的是现实的真实与虚幻的真实,突破人类固有之理性等回归人之本源的哲学历程。意识,真实存在却无法反映真实。整部电影都在讨论意识、真实、人类世界与机器主宰的世界,真实、虚幻、过去、现实、世界的多维性,都在不停的叙述。人类之原罪与自由、平等、博爱,乌托邦理想之间的冲突,原本机器有崇尚自由、平等的人类天性,但人类的原罪成了机器变异的因子,是导致机器世界统治人类的根源,而机器的罪恶却又需人类自身来救赎,这是一个循环的二元论:没有启示、没有指引,没有答案。人类必须寻找人的本源:一个重回乌托邦国度的理想,这也是千百年来哲学研究的本质:人类在善与恶、博爱与自私、宽容与贪婪,必须做出选择。《黑客帝国》揭示了回归根源:人性的启示,正如宗教宣扬的善良、博爱与人性的圣洁,完成了人类自身的救赎与真实世界的回归解放。这种哲学思想贯穿了欧洲历史整个哲学体系。以下仅举两例:

图片 1

思想

柏拉图的洞穴寓言

它的超前,它的炫酷,它打造的全新类型元素,让全球影迷为之疯狂。那一年原本是《星球大战》的年份,卢卡斯开启了“星战”全新系列,《星球大战前传1:幽灵的威胁》于5月份上映。当所有人都对星战翘首以待时,半路杀出的《黑客帝国》给了影迷一份大礼。20年过去,想不到《黑客帝国》依然现今最优秀的科幻动作片。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熬”成了姐妹,连他们自己也没能拍出超越该片的新作。用一句话评价《黑客帝国》的伟大:它开创了21世纪科幻片的全新类型模式。

    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的最根本在于他们有思想,思想能使人类有创造力,有灵性,有自主性。影片中那些拥有了AI的机器是否也可以说他们有思想而把他们归类为类似人类的一个种群呢,把他们叫做机器人?倘若这个被承认,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允许机器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呢,或者说这个地球的主宰一定是人类吗?那么由此引发的法律、道德、观念的革新是巨大而且深刻的。但回过头来说如何判定一件事物有思想,据说大量的信息在一个网络中传递交流也可以有他自己的思想出现,那么如何定义思想?

看着墙上的影子
我告诉他们我很好
          ——John Lennon
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梦?谁知道我们没有生活在一场梦里?谁知道我们没有被蒙蔽了双眼?电影一开始,主人公尼欧(Neo)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没有醒来,因为他依然生活在梦里。莫斐斯(Morpheus)唤醒沉睡在机器城市装着粉红色粘性液体的洞穴的尼欧,自己却是希腊神话中的睡眠之神。莫斐斯告诉尼欧,他“一生下来就活在一个心灵的牢笼之中”,因为他所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尝到的一切都是虚幻。这是一场梦,而他的精神(mind)认为这是真实的。然而,尼欧是救世主(the
one),他被拯救出了洞穴,来到“真实的荒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真实的世界其实就是深入地下的一个洞穴,在真实的世界里,世界反而没有阳光,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美味的牛排。所以,相对于虚幻的Matrix,
真实反而是不真实的。这就像柏拉图《理想国》洞穴寓言中的无知者,宁愿看着墙上的幻影,把它奉为世界的圭臬,而对前来拯救他们的被释放者对真实世界的赞美嗤之以鼻。和《黑客帝国》不同,柏拉图的现实世界是美好的,所以被拯救的人轻松地接受了真实,而《黑客帝国》中现实世界是令人失望的,它让被拯救的人怀恋洞穴。
面对“真实的荒漠”和“不存在的牛排”,我们如何选择?尼欧选择了真实,相反,塞佛选择了无知。选择真实,是因为尼欧摆脱了心灵的牢笼束缚。这似乎设计到一个很经典而无法解答的哲学基本命题:如果真实的世界存在,那么存在又是什么?生活在Matrix里的人,存在就是被感知。当把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电脑会告诉你“这块牛排多汁,美味”,然而事实上,这块牛排并不存在。他所吞下的不过是一段由0和1组成的程序代码。这是唯心的真实观。生活在真实世界的人,存在就是超越感知,认清本质。所以,在真实的世界,Matrix是一串代码,正如完成了涅磐的救世主尼欧,他看到的Matrix已经不再是可感知的人和物,而是代码。

图片 2

Matrix

救世主:认识你自己

《黑客帝国》是又一套向“人类中心说”说不的电影,谱写了人与机器关系的新篇章,其观念上的冲击力与历史意义甚至要超过机器人三定律
。影片是一种释放,是一种能量的转换,它会点燃你,让你在眼花缭乱中眩晕不已。

    Matrix翻译过来是矩阵或者母体,众所周知矩阵是线性代数中一个最基本的概念,它也是数学理念中的一个基本概念,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代码制造世界的数学逻辑基础。而Matrix本身也是有实体的,人类的身体被放在一个盛满营养液的器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插头以接受电脑系统的感官刺激信号,因此Matrix也好像母体养育着人类。
    存在Matrix中的人类所感知的世界是虚拟的,不真实的,它是由Matrix控制的。由此影片抛出了一个哲学中最最基本的概念:存在或虚妄,也就是说我们眼前所看到,听到,闻到,嗅到的东西它是否真的存在,还只是我们脑中一个虚妄的影射。当我们政治哲学书上还在拼命地辩解是物质决定意识,而不是意识决定物质时,我想他们忽略了这个讨论的基础,即物质是否真的存在?早在N年前的笛卡尔先生就假设过,可能有一个骗术高超的骗子魔鬼以连续不断的幻景在把不真实的事物呈现给我们的感官。无论这个假设听起来有多么的荒谬,但是你也无法否认它确实有可能。这里顺便推荐本书,罗素写的那本著名的《哲学问题》,这本书的好处在于字少而且易懂,不学哲学的我们也可以把它当作常识来了解,书中对存在的问题作了更深一步的讨论,这里不赘述。
    但有些人会反思:存在Matrix中的人类所认知的世界和存在于Zion真实世界中人类所认知的世界都是由人类本身的大脑所产生的影射,只不过信息来源不同,这样又如何把Matrix中的世界认为是虚妄不真实的呢?还有一种反驳:就算物质真的不存在或者和我们所感知的不一样,但是科学可以利用人类感知的世界来创造出物理规律和知识体系,反过来这些东西仍旧能适用于所谓的真正真实的世界。这种观点可以这样解释:真实存在的物质世界是一种体系,而我们所感知的世界又是一个另外的体系,但是科学做了一个很好的翻译工作,它使我们从感知世界中得出的结论仍旧适用真实世界中。我用信号的调制与解调这么比喻:真实的世界就好像原信号,而我们感知的世界就好像被调制后的信号,而科学的作用在于解调,可能科学越发达信号的失真度越小吧。所以科学不管真实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它只管它所得出的结论是否适用,对眼前这见事物究竟是否存在这些个貌似傻逼的问题不感兴趣。而哲学不同,它要刨根问底,对一切可以怀疑的东西产生怀疑,它只提出问题,讨论问题,而不解决问题,这也是它和科学的区别,这也是哲学的魅力所在,即思辩之美。
    在Matrix创建的过程中,它也经历了很多坎坷。第一代的Matrix设计的非常完美,天衣无缝,毫无瑕疵,人类都生活在美好的世界中,可是这样的设计没过多久就使系统崩溃。后来Architect(设计师)找到了原因:是人类本身的不完美性决定了这样的Matrix系统不能成功。这里影片又提出了导演关于人类社会制度的思考:法律体系的设立应该从人类的性善论出发还是从性恶论出发。从第一代Matrix系统的毁灭我们也可以肯定由于人性的不完美导致了共产主义的无法实现。设计师吸取教训,第二代的Matrix充分考虑了人类的历史,也充分体现了人性的丑陋面,但是同样的是失败了。第三代的Matrix……(见设计师和先知部分)

我们被连锁束缚
却从来不知道钥匙在自己手中
                   ——The Eagles

图片 3

名称与人物

尼欧是救世主,毫无疑问。影片在不止一处暗示了他的身份。他从睡梦中惊醒和他对生活的怀疑,象征他的觉知;包括符号性的象征,Neo,其实就是the
one(救世主)的暗示。Neo
在拉丁文中意为“新的”,也象征一个新的纪元的诞生。从这个角度,影片没有任何悬念。影片的寓意也不在于悬念。谁是救世主已经不重要,影片自始至终都在传达这样一则佛家的信条:自己才是拯救自己的佛。影片没有浓墨重彩地展示救世主如何机智勇敢地将生活在虚幻中的人类拯救出来,而是让救世主在影片末完成最后的涅磐:死而复生。可以说,影片是想说明救世主完成了自救,实际上是自我觉知的最后升华。
影片的大部分都是在向尼欧证明,他就是救世主,从主人公的角度,可以称为自我觉知的自我确证。在训练程序中,莫斐斯试图帮助他“解放他的心灵”,是他自我觉知苏醒的开始。在祭师的家,拉丁文写着“认识我自己”,不由得让人想起古希腊阿波罗太阳神庙前的格言:“人啊!认识你自己!”在这里,尼欧的自我觉知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尽管祭师告诉他不是救世主,他的潜意识已经确认他拥有非凡的能力,因为“勺子是不存在的”,所以勺子不会弯曲,弯曲的是自己。直至影片末,尼欧死而复生,他不再看到可感的人,一切都是凌乱的代码。这时候,他实际上是在虚拟的世界超越了感知:不仅勺子不存在,自己也不存在。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无法认清自己,如果能认清自己,我们就是救世主。
可以说,随便说出哲学上的什么主义,都能够在《黑客帝国》里找得到。这部影片并不是某种随意被产生出来的墨迹,其背后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并且是有意地与哲学联系起来。在某种程度上,《黑客帝国》也在影响着我们,在实践着它所表达的哲学。当我们在电影院面对着精彩而诡异的影像,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顿有回到真实世界的感觉,这难道不是在重演着柏拉图的洞穴寓言?

俗气一点说,它是2000年之后,所有科幻类型片的模板和高山。首先它在商业上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用区区6000万美元,收获了全球4.6亿元美元票房。拍摄第一部时,为了节省开支,所有剧组人员共用一个厕所。有洁癖的女演员凯瑞安·莫斯不得不成天憋尿一整天,回家后才能安心上厕所。

    《黑客帝国》中的名称都充满了浓浓的宗教意味,可能对我们这些对西方宗教不了解或者嗤之以鼻的中国人来说有点毫无意义。比如Morpheus(墨菲斯),希腊神话中的睡梦之神,掌管梦境;Trinity(崔妮娣),圣经中的三位一体,指The
Father、The Son and The Holy
Spirit,也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Zion(锡安),译为犹太民族,犹太人的故乡,
锡安山,天国,人类最后的家园。还有其他许多,这里不一一列举。
    《黑客帝国》中的人物依我的理解大致可分为这么几类:一,人类,包括崔妮娣、墨菲斯在内的所有生活在锡安城中的和被Matrix控制的人类;二,机器,以Dedus-exmachina(机器大帝,就是在第三集最后出现的那个)为首的机器,其中最常见的是机器乌贼以及他们丢的炸弹;三,Matrix中的程序,其中有Agent(特工,前期有三个,包括史密斯,后期史密斯已经不是程序)、Seraph(赛拉夫,先知保护着,由华人功夫影星邹兆龙扮演),Keymaker(造锁匠),Merovingian(梅罗文,就是那个法国人),Twins(双子星病毒)等等;四,Matrix中的系统(进程),有Architect(设计师)和Oracle(先知),其实Merovingian(梅罗文)也有某些系统进程的权限,但是还是不够大不能被分在这里;五,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两个人,Neo(尼奥)和Smith(史密斯);六,Source(代码源),其实Source这个分类我也有点含糊,因为不知道Source到底是硬件还是软件,抑或是两者结合,如果是硬件那么他就归属于机器那类。影片中也没有对他有过多的着墨。
 

第一部的巨大成功,让《黑客帝国》后面两部轻松成为年度票房前10的爆款电影。3部曲在全球共计拿下15亿美元的惊人票房。为什么《黑客帝国》能让全球观众为之疯狂。想象力爆棚的特效,惊艳的子弹轨迹,子弹时间。

设计师和先知

图片 4

    设计师是Matrix之父,是他一手创造了Matrix,他可以被理解为机器大帝在Matrix中的软件影射,而先知是Matrix之母,由于她的出现使得Matrix能够顺利的存在下去。接下来讲一下在Matrix中那部分还没讲完的,到了第三代的Matrix,由于设计师意识到一个完全决定性的系统是无法完整描述人类的生活,所以他用了一些不太完美的思路,即由一种直觉性的方程来调查人类的心理某些层面,这个就是先知诞生的原因,其实先知就本质而言只是Matrix的一部分,只是她没有实体作为载体。先知使系统让人类有选择性,有点偶然性,而不是决定论。由此导演又抛出一个问题,我们人类或者整个宇宙到底是被决定的还是有偶然性,也就是说佛教中的宿命论是否正确。前五代的救世主最终挽救不了人类,而只能去重建锡安城也是佛教中宿命和轮回的体现。先知不确定性系统的应用也出现了某些问题,就是有1%的人类感觉异常而逃离了Matrix,去了锡安城,当锡安城逐渐强大后就会对Matrix造成危险,所以Matrix造出(这个词不恰当,姑且这么用,详见尼奥和史密斯部分)了救世主这个人物,并放出假预言说一旦救世主来到源代码,战争就会结束(这也是墨菲斯所坚信的),而事实是救世主只能回到代码源,将身上所携带的代码重新插入主程序,升级Matrix,而同时机器乌贼攻陷锡安城,杀死里面的所有人类。但为什么救世主只能这么选择呢?因为一旦Matrix系统不稳定因素增多,系统就会崩溃,然后连在Matrix上的所有人类都将死亡,再加上锡安城中被杀的人类,就等于全人类的死亡。看看,人类在强大的机器面前是否显得很渺小,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人类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机器事先安排好的,是另一种控制机制,是Matrix自我升级的一个步骤。导演这里也顺便讽刺了那些盲目自大的人类,别总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物种。
    再来说说先知,对先知的理解也是考验你对本片理解的一个关键点,先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她不是我们从影片中看到的那样只能预知未来的事情或者告诉尼奥和其他人他们所不知道的。其实先知是《黑客帝国》中出现的人物中智商最高的,可以说整个《黑客帝国》的剧情都是她一手安排的,她骗过了设计师,尼奥,史密斯和机器大帝等等强大的人物最终实现了她的愿望:机器和人类暂时和平共处。我们先假设她是一个善良的系统进程,她不希望再看到人类被机器所奴役,而是希望人类和机器和平共处,所以她开始实施她的周密的计划:首先她的出现就必然导致了而后的救世主可能会有感情(详见崔妮娣和墨菲斯章节),而她也坚信设计师这种完全理性、决定论的“人”是绝对会对爱情这种东西嗤之以鼻的,所以我们看到尼奥在面对设计师时有了两扇门可以选择,然后通过对尼奥和崔妮娣的单独谈话使得他们更加稳固了对对方的爱情,所以先知坚信尼奥最终会选择拯救崔妮娣那扇门,而不是重复前五位救世主的旧路。最后她也知道当史密斯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会有毁灭毁灭所有的人类和机器的野心,从而先知把人类和机器的矛头共同指向史密斯,使机器大帝和尼奥达成契约:只要把史密斯消灭,人类和机器就可以和平共处。然后她也预料到史密斯和尼奥最终会有一战,所以她自愿被史密斯复制,也使得史密斯去复制尼奥,从而他们正负相销,史密斯灭亡,至此先知的计划实现。整个先知的计划步骤可从史密斯死后变成先知的那幅画面中管中窥豹,当然先知的计划远比我写的复杂,其中的个中细节这里不详细说明。
    关于先知还有一点可讲的就是她和尼奥讲话时“戏弄”了尼奥,第一次时说:不要去管那个花瓶,让它碎好了。而尼奥傻傻地去看了一下花瓶,结果一不小心把它弄碎了,倘若先知没说这个预言的话,她这个预言又怎么能实现呢?这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可以预见未来的话,那我就可以去事先改变这个结局,那他这个预言不是变成假的吗?或者预言被改变这个预言本身就是已经被预言的,那我不去改变本来这个预言不是就能使那个预言破产吗?这在许多电影有所体现,比如斯皮尔伯格的《少数派报告》,即用行动来改变预言,可是最终往往还是实现了预言,只是我们努力想避免预言实现的过程本身就是预言更深一层次的解读。而《黑客帝国》中用预言来影响行动从而实现预言本身。仔细想想关于这些预言或者时间的问题还是很有意思的,但是有时越说越玄,逻辑思维会变得混乱。
    

对手射出的子弹沿着螺旋轨迹喷射而来,男主角Neo一个后仰开始躲闪。面对这样炫酷的镜头设计,影迷直接炸了!作为李连杰的影迷,导演沃卓斯基兄弟请来了袁和平武指,在这部好莱坞科幻片中融入了大量东方动作元素,让东西文化在影片里巧妙的融会贯通。

尼奥和史密斯

图片 5

    Neo是one的混拼,暗指The
One,Neo也可从发音上认为和New相同,这也暗指他和上五代救世主不一样。尼奥的出现用电影原话说就是Matrix中一些不等式的残留部分的总和,是异常程序的最终形式。无论设计师多么努力也无法通过完美的数学公式把他消除,尼奥的诞生也是Matrix的必然。这可用混沌理论很好的解释:一个复杂的系统无论你做得多么完善,多么自洽,总是无可避免的会有一些不可控因素,或者偶然因素,而这些不可控因素的发展最终会使整个系统从有序到无序。另一种理解就是系统的发展就有不可预测性,打个比方,即使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系统如电脑操作系统Vista,它也有偶然性,不管微软再怎么强大,程序编得再怎么完美它也不能完全解决系统进程的死锁问题。
    Smith译为金属制造者,我为什么把史密斯和尼奥写在一起是因为他和尼奥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是尼奥的反面,一正一负,一正一邪。他们的代码在Matrix设计之初就有部分是重叠的,相互复制,所以一个觉醒后,另外一个也跟着觉醒,一个强大后另外一个也跟着强大,一个毁灭后另一个也跟着被毁灭。史密斯的前身是普通的特工,觉醒决定后就可以不依赖Matrix而存在,力量也是变得很强大。这里主要说说他后期的复制能力,他后期的复制能力和其他普通特工的复制能力是不一样的,他的复制能力和权限大的多,这可以从史密斯把普通特工复制中可以看出来。
    接下来说说他们的觉醒过程,尼奥的第一次觉醒应该可以算在在墨菲斯的引导下最终脱离了Matrix来到锡安那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个“懵懂的Mr.Anderson”,在墨菲斯等人的训练下逐渐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在Matrix中的能力逐渐提升。第二次觉醒应该是在他被史密斯用枪打死后被崔妮娣吻活,这时他能看到Matrix中的物体以及特工(那时史密斯还是特工)的绿色代码,所以上前来的不明所以的史密斯被尼奥很轻松地痛扁一顿,因为这时尼奥可以看到程序的代码,所以对程序的运作也是了如指掌。可是尼奥为了杀死史密斯无知地钻进了他的身体里,尼奥不知以他更觉醒的状态钻进去只能升级史密斯,因为他们是相互联系的。从此以后他们俩在Matrix中的能力疯了似的飙升,尼奥可以像超人一样飞来飞去,挡子弹信手拈来,史密斯也脱离了Matrix的控制,从他拔掉耳中的耳塞可见一斑,他拥有了无限制的复制能力,同时也意识到尼奥和自己的联系(这时尼奥还没意识到这层关系),至此无论他们多么厉害我们都能理解,因为毕竟在Matrix中,但是接下来的觉醒就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了,有点匪夷所思,有点科幻的味道了。在尼奥遇见设计师后,他第三次觉醒了,这时他的超能力不仅局限在Matrix中,在现实世界中他也有超能力,比如他可以在真实世界中用念力阻挡机器乌贼,可以灵魂出窍进入Matrix,通过尼奥和先知的对话我们了解到救世主的能力来源于Source,具体Source是什么,它是怎么让尼奥在真实世界中有超能力的,影片好像没有告诉我们;这时的史密斯也跟着强大,他能复制入侵Matrix的人类,而通过人类进入真实的世界。这时导演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为什么身为Matrix程序一部分的史密斯能来到真实世界,就像游戏中的那些人物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来不了真实的世界的,这样就对唯物主义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意识可以脱离物质本身而独立存在,或者说意识可以灵活地从一个物质上转移到另一个物质上。再回到正文,这是尼奥已经开始意识到他和史密斯的联系,而且他比史密斯理解地更深刻,所以在他们大战一场后,尼奥主动让史密斯复制自己,史密斯杀了尼奥就等于杀了他自己,所以所有的史密斯最后都像身体里面装了个闪光弹一样魂飞魄散了,但是为什么史密斯没有想到他们这层生死联系呢,可能是邪恶一方的史密斯处于一种精神亢奋中,自傲自大,满以为所有的世界都是他的了,狂妄蒙蔽了他的思考,使得他没有像尼奥那样清醒。尼奥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人类与机器的和平共处这也体现了基督教中救赎的思想。

当看见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西方人耍起中国功夫,打起太极时,西方影迷立即被这一元素所点燃,感到极为新奇。而东方影迷也为自己的文化得以在好莱坞电影中“一展身手”而倍感振奋。

人类

图片 6

    关于人类我只说两点:议会制度和接入Matrix的装置。虽然锡安城破旧不堪,人类生活艰苦卓绝,但是他们还是有阉割版的政治制度,而且是典型的西方资本主义议会制度。为什么是这种政治制度?是导演政治意识形态的自然流露还是导演想告诉我们这种政治制度是最适合人类的?不得而知了。
    人类的每艘战舰中都有一个接入Matrix的装置,他可以帮助人类进入Matrix而从事一些“非法活动”。那么我们如何来理解这个装置呢?首先这个装置是独立于Matrix的,所以接入它的人可以不受Matrix的控制,因此我们看到了墨菲斯他们能有Matrix中人类无法拥有的能力。但是这个装置又能紧密地联系着Matrix,和Matrix有相同的机理,所以能帮助人类进入Matrix中。这个装置就好像一个木马,可以倾入对方的电脑系统,影响它,比如它可以删除你电脑中的文件,并且木马可以控制你的电脑,比如它可以控制你的鼠标显示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