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13555游戏官网Billy和她的Smart

灰暗得像死人面孔的天空正飘着雪粒,鸟雀成群的扰人的叫唤着。billy brown
一个身穿灰色翻领短款夹克,踩着一双暗红色牛皮短靴,面色阴鸷的瘦削男人手插在紧身牛仔裤了,弓腰缩着脖子从监狱里走了出来。一时间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在监狱门口游荡了一会儿,环顾四周,又抽出不常露面的双手拢了拢他乌黑纤长的头发。考虑了一会儿后,他选择一屁股坐在身后的长凳上,镜头正对着他的背面以及在一片白雪皑皑当中他那突兀的股沟。万千思绪瞬间朝他涌来,他想起自己还不在监狱时候的生活,(工作,一个人下棋,为自己的存在而日渐焦虑……)想了不多久,酷寒的雪教他蜷缩在没有一丝温度的长凳上,直到身体有了尿意他才不得不起身。又来到监狱前
,隔着铁丝网摁铃,巡警从传达室走出来,神色戒备地问他”你想怎样?”

圣经《创世纪》里说,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出了夏娃,从此世人有了男女之分。写圣经的人不知道,几千年后的今天,即便是再虔诚的基督徒,也得承认,女人才不是什么男人的肋骨造的呢,反而男人是女人创造(生)出来的。《水牛城66》这个片子看完之后,我更坚信了这一点。女人不仅可以创造男人,还可以毁灭男人,而唯一能拯救男人的,也只有女人。从这一点上来说,女人的物种属性可要比男人高级很多呢。
水牛城是美国纽约州西部伊利湖东岸的一个港口城市。如果没有这部电影,这个城市也许我一辈子都没听过。就是在这么一个小城里,出了一个伟大的文艺天才—文森特.加洛,自编自导自演自唱了这么一部半自传体独立电影。电影110分钟,气氛阴郁、清冷,略带黑色幽默。神经质的男主人公絮絮叨叨地讲了全片九成以上的台词,没有点耐心,或者对这种类型的片子不感冒的话,还真是难以坚持下去。片子从漂着雪花的阴天开始,男主比利结束了五年牢狱之灾,重获自由的他走出监狱大门面临老天给他开的第一个小小玩笑,既不是没有朋友来接也不是无处可去,而是找不到地方解决内急。生理上的痛苦加剧了他的神经质,致使他劫持了一个女孩儿–LAYLA–并强迫她扮演自己的妻子去见他的父母。原来在他坐牢期间,他一直跟父母谎称自己是为政府工作,有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善良的女孩答应了他,陪他回家并在她父母前撒谎演戏,又陪他去打他最钟爱的保龄球,陪他忍受之前暗恋女孩的嘲讽,一天相处下来,两人之间渐渐建立起一种链接来,就在比利下定决心去找五年前害他坐牢的人同归于尽时,女孩与他之间微妙的关系彻底影响了他,让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原谅仇人,从牛角尖里把自己解放出来,去重新爱这世界。故事的结尾,比利似乎是放下了心结,带着为女孩买的热巧回了酒店,那个女孩是否还在酒店里等着他我不确定。但我知道比利已经被她拯救,他的心里已经照进了一道光。我舒了一口气,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故事开始五分钟,这部电影就被我划到了为心理学类,对电影里的比利,更是带着一种研究个案的兴趣来观察。电影通篇讲了两个字,关系。表面看似是男女关系,实际跟情爱无关,它更多展示的是母子关系,家庭关系以及一个男人和内心小男孩的关系。
比利有一对糟糕的父母。父亲冷漠暴躁,母亲忽视孩子作为个体人的存在。比利的出生,对他的母亲来说是一个错误,因为让她这个棒球水牛队的忠实粉丝,错过了水牛队的一场重要比赛,在那场比赛之后,水牛队再无胜利。母亲在比利“妻子”面前毫不避讳自己的懊恼,责怪比利不该出生。可想这样的话,比利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母亲看似热情,实则对比利毫不在意。没有保留孩子的照片、不记得儿子对巧克力和啤酒严重过敏这样的事,也许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哪个母亲没有粗心的时候呢,但当我看到母子二人面对面的对话那一段,突然明白了比利为什么成为现在的样子。母亲热情地问儿子是否要喝些什么,比利答一杯水。母亲的反应很是搞笑,啤酒怎么样?姜啤怎么样?可乐怎么样?比利压抑着自己,反复强调自己只想喝一杯水,其他一概不想要,也不能喝,而这个母亲,就像耳聋了似的,喋喋不休又热情十足的打着岔,就是不肯递给儿子一杯水。这个聒噪的女人,既没有在用耳朵听别人说话,也没有用眼睛在看别人的需求。身为一个母亲,她看不到,也听不进去孩子的需求。这样的沟通对于陌生人来说是无效的,只能催发人的怒火。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对一个这样糟糕的妈妈,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被看见,被理解和爱,是每个人的生命渴求。当不被看到,声音一再被忽略,人的心里会被激发出一股黑色的能量,要么向外攻击别人,要么向内攻击自己。比利无疑属于后者。他身上的那股敏感、软弱、神经质大概也来源于此。比利爱他的父母,尽管长期备受忽视,他仍在父母跟前寻求和证明自己的价值。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或者是为了取悦母亲),他还在地下赌场重金下注水牛队,也直接招致了他的牢狱之灾(因为欠钱而替人顶罪)。他出狱后用走廊的公话打给母亲,假装自己过着富足体面的生活,而后又劫持一个漂亮女孩,回家扮演崇拜自己的妻子,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背后,都只是一个简单的目的—-MAKE
ME LOOK GOOD—不要让自己在父母跟前丢脸。
倘若说母亲的虚假热情还能给比利带来一丝幻想,那比利的父亲,这个对儿子全程冷漠又暴躁的老男人,可以说在比利外在行为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塑造作用。他把自己的阴郁、偏激、暴躁无常完全复制给了这个唯一的儿子。他曾无视孩子的苦苦哀求,当着小比利的面摔死了他最心爱的小狗。在饭桌上,不顾外人在场,仅仅是毫无根据的猜疑而跟比利发生激烈争执。法西斯统治只能培养出两种人:反法西斯战士和懦弱的奴才。长大后的
比利痛恨父亲的暴力,饭桌上,他就像个反法西斯战士一样给予回击,用的是跟父亲一模一样的方式。想起电影开端比利跟LYALA初次相遇就差点动手,以及厕所里对路人甲的暴力,导演几次展示出了比利的攻击性。可是矛盾的是,全片中比利那种无处安放的不安和软弱,又无疑表明他的内心里还是一个性格怯弱的小男孩。法西斯统治培养出来的两种人格在比利身上兼具,这种冲突这些只能给他带来更深的痛苦,他厌恶、痛恨这样的自己,却又不知道该如如何摆脱。在刺杀计划实施之前,比利跟LAYLA吵架后他又内急,奔跑在两个酒店之间,也许急需释放的除了尿意,更多是内心激烈冲撞的负面情绪。他在厕所里痛苦的揪着头发落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祈求着上帝帮助自己,想死又害怕的矛盾煎熬着他的灵魂,看到这里我也落泪了。基因、家庭的印记、父母对待他的方式,这一切在比利还小的时候,在他根本意识不到什么发生了的时候,就已经把灵魂塑造成型,造成了他人生之路的艰难。
除了痛苦,也有能给比利带来快乐的东西,比如保龄球。比利在保龄球上非常有天赋,他从小得奖无数,球馆的个人储物柜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奖杯为什么没有被摆放在家里?也由此推测母亲对他的保龄球成绩并没有引以为傲)。从监狱出来的第一天,也是计划离开世界的最后一天,在杀人再自杀之前,他还不忘再去看一看自己的保龄球。储物柜里除了奖杯,内侧还贴着小时候夺冠的新闻,以及下面,他暗恋女孩子的照片。这个小小的储物柜,装的是比利心中仅有的那一点点美好念想。
一心想着看望完父母就跟仇人同归于尽的比利不知道,上帝给他安排的美好,何止柜子里的这一点点,真正的美好,正是身边这个被他劫持的女孩。
作为电影的绝对女主,LAYLA的出场并不惊艳,电影开头我一门心思放在男主比利身上,甚至几乎没注意到这个女孩的长相。可随着情节的深入,这个女孩的美,开始一点点地展示出来,在电影的后半部,随着跟比利的互动原来越多,她的每个镜头也越来越耐看。
LAYLA并非受虐狂,在开始被劫持时选择服从也只是迫于无奈,但当比利解决了内急之后跟她那番真诚的道歉,她选择相信了他。随后她跟随比利回家,配合演戏并给自己加戏,素食的她为了照顾比利的面子,几次吞下了比利父母硬生生递过来的肉丸。她热情地回应着比利的父母,忍受比利爸爸的揩油,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做到对比利承诺的那样—MAKE
YOU LOOKE
GOOD—不让比利丢脸。跟比利的妈妈相反,这个温柔安静的姑娘,她听进去了比利的每一个要求。面对比利展示出来的一切,没有做任何评判。保龄球馆里,导演给LAYLAY安排了一段独舞。音乐响起,灯光打下来,LYALA跟着音乐无韵律的舞动,背后是保龄球馆的柱子,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性感。身体是内心的展示,那段音乐和舞蹈是否在展示LYALA的内心,她在那一刻,看到比利的侧影,以及举手投足间难得的自信,想到这个可怜的男人的遭遇,是否内心已经有了微妙的感受?舞蹈的背景音乐是King
Crimson
的《Moonchild》,据说这一段是导演也就是男主比利演唱的。我网上下载来循环了好几天,“Playing
hide and seek with the ghosts of dawn(与那鬼魂的迷踪一起躲藏), waiting
for a smile from a sun child
(期待着太阳的孩子带来的微笑)”,每次听到这句,都会想起比利那张忧郁的脸。这里插一句,保龄球馆里的工作人员桑尼,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他言语不多,在比利五年牢狱期间,为比利默默保留并续交了会费,被比利认定“你是我的朋友”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憨厚地笑了笑。
关系,是我理解的这部片子想要表达的主题。母子和家庭关系中,比利深受其害,成长为一个性情极度内向的隐藏型躁郁患者。这个外表高大的男人内心,住着一个敏感脆弱的小男孩。他几乎没什么朋友,唯一的玩伴是那个脑子不太灵光的洛奇。洛奇虽然给坐牢的比利寄葡萄干,帮比利给父母定时寄送卡片,然而比利跟他之间是否是一种平等的、可交流、有反馈的关系,从片子呈现出的几段对手戏来看,似乎不太成立,比利在这段友谊中无疑是说一不二的一方。而跟LYALA的短暂相处中,喜欢发号施令的比利看似是强势方(挟持方),实则LYALA更主动一些。LYALA无意间
建立的一种平等关系,比如像朋友一样倾听、在比利因马上见到父母而紧张到胃痛时给予安慰、大部分时候尊重比利的要求,偶尔也会表达自己的不满,种种行为都表明这个女孩把比利当成一个平等位置上的独立个体来对待(看似简单,实际很多人做不到),而压抑、孤独久了的比利并不适应,也因此逃避。LYALA对比利的好感,也许是源于看到了比利的与众不同,也许是被激发出的女性特有的母爱使然,她不离不弃主动示好。这对于从没有恋爱经历或者亲密关系,甚至连正常的二元关系都很少经历的比利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酒店里洗澡那一段非常有意思,LYALA的主动进攻和比利的被动防守形成鲜明对比。比利面对LAYLA的主动示好,开始时严守地盘划清界限,而后一点点退让,最终内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了。背景音乐响起来,几番拘谨和犹疑、小心翼翼的试探后,比利终于把头埋在LYALA的怀里,蜷缩着睡着了。这一刻,比利退变成一个小男孩,一个婴儿,终于被得以拥抱,被触摸,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夜晚,尽管比利对此毫无所知。
故事的结尾,淘气的导演跟观众玩了个小把戏,用几个表情扭曲夸张的定格画面展示了一场血腥谋杀,当然这都是比利幻想出来的。实际上比利看到了仇人那一刻,突然释怀了,他扔掉了手枪,给好友电话,他没有再叫洛奇傻子,没有居高临下,而是兴奋又真诚了讲述了自己见到仇人那一刻的感受。这也许是比利不多的坦露内心的时刻,也许是第一次。比利把自己把牛角尖里解放出来后,那种轻松感驱使他奔到咖啡店,点了LYALA想要的热巧外,他还第一次主动跟店主搭话,热情地多买了一块心形甜饼送给邻座的陌生人。我理解他那一刻的举动。每个人都有过那种如释重负后的快乐吧,恨不得向所有人释放自己的善意和友好,何况,就在咖啡店对面的酒店里,还有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在等着自己。
LAYLA,这个善良、单纯、包容、宽厚,这个值得一切美好词汇来形容的姑娘,拯救了比利。相比于妈妈的无视和不回应,这个伟大的姑娘,像天使一样,用无条件的接纳和包容,拯救了比利。这一刻,真心为比利高兴。可是这高兴也仅仅只是电影结束的这一刻。比利与LAYLA之后的日子,随便想想也知道不会太容易。亲密关系的建立和经营,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值得一生去学习的难题,比利之后的路不会太好走,糟糕的父母依然存在,内心住着的那个小男孩也不会一夜长大,天使还可能有一天会飞走,但是最最最重要的,是比利的心里已经有了光,那里不再是一团黑暗。
《水牛城66》这部片子是一个喜欢电影的朋友介绍我的,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三部片子之一。作为重点私荐,这部片子我看了两遍,应该还会有第三第四遍。电影,可以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人类喜欢看电影,也许是喜欢猎奇故事,也许更多时候是透过故事可以看到自己。人的一生总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解决掉旧的还会有新的,原生家庭的过,突发的外部灾难,有时候甚至找不到原因,就像比利在洗手间扯着自己的头发对上帝的祈求一般,但假如你不信上帝,那就擦亮眼睛留意身边下身边的天使,假如你也不信有什么天使,那就相信自己吧,主动去建立一段关系,用心经营一段关系,能拯救你的,也许就是这么一段关系。

                         

“可以上厕所吗?”他看起来糟透了,眼窝深陷,面色苍白,不比断气的死人好看多少。一副落魄寒酸的模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树杈上荡秋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是不是我们总会在社会中看到这样的人:他们是不幸的大多数,他们的家庭并不和睦,甚至孩子的出生都是一个不想要的结果、吵架的源头;他们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动不动就会被克扣工资或者被刁难,他们也对工作没有一点感情,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甚至就不去找工作,做一个混世魔王;他们没有朋友,脾气暴躁和谁都合不拢,他们也不想要朋友,因为没有安全感,他们不愿意去相信任何人。他们就是社会中的边缘人,在这个充满黑色幽默的世界里面苦苦挣扎,billy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不能让你再进去,这是出去的闸口。那是到镇上的最后一班车。,你最好赶快。”老头没好气的提醒他。

Billy,就是这些人的集中体。家庭的不和睦是一切的悲剧开端,母亲因为生他而错过了水牛队的比赛而悔恨不已,甚至直接对billy说,要是能够不生他而赶上那场比赛,那么她宁愿不生下他,他的重要性甚至都比不过一场球赛。是的,导演在进入billy家的时候,留了很长时间给billy
母亲的声音,在她心中只有比赛。而父亲又是一个暴戾的人,这是一个没有温情、善意、温暖的家。是的,家总是被我们比喻成为了港湾,怀抱。但是很多时候,家庭也会成为我们的痛苦,是苦涩的。

浑浑噩噩的上了车,撑着下巴打起了瞌睡。身体里的那泡尿早已憋不住了。急忙下车,询问洗手间在何处。不巧,车站的洗手间正好坏了。他捂着裆部,又询问到前面的餐厅有,痛苦地往那儿跑。嘴里不断吸气。正准备在一辆黑色轿车后面解决,还没拉开拉链,车主便回来了。来到餐厅,被老板以已经打烊拒绝。转身走进餐厅隔壁的舞蹈房,正在上踢踏舞课。他走进厕所,里面还有一个矮胖的男人。他正在拉拉链,那个矮胖的男人直盯着他看。”你在看什么?”他问。

导演在宴席的那场戏的排布中,很下功力。剑拔弩张的四个人坐在桌子的四周,除开蕾拉,他们都在争吵,因为一点小事情而恚怒,家庭关系在这里是非常脆弱的,不仅仅是billy
和父母,父母之间也是如此,他们的脸上没有笑容。可以看出billy
还是很想搞好这样的家庭关系,在他的心中,他依旧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所以他会记住父母的生日,以及每一个节日,托朋友给他们寄信,即使自己因为冤屈而被关在监狱里。而关进监狱,也是因为想要压母亲最喜欢的水牛队赢,却输了大量的钱,无奈替人入狱来抵债。

“没看什么。”说着,胖子的眼睛仍盯着他的私处。

冬天、晦暗的天空、荒芜一人的街道、单薄的皮衣,电影是灰色的,但是却安排了一个白色的女孩。她丰腴、有着白色美丽的头发和温顺的性格、她跳着踢踏舞,像是天使一般在灰色的电影中仿佛成为了一个天使。
我愿意相信,蕾拉或许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家庭,但是很幸运的她保留下了温柔善良,所以当她遇见这样的一个Billy的时候,愿意用自己去温暖他。

“那你的脸离我的裤子远一点!”

电影中其实最迷惑我的,就是蕾拉和billy之间的感情何以成立。难道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是我终究不愿意思考太多,而是愿意让这一切美好就在电影中发生。

“放松点吧。”

当我看到蕾拉和Billy说,我爱你的时候。Billy头也不回的关上的门,或许会让我们揪心,会害怕Billy会去做傻事,会抛下美丽的蕾拉,我们会以为他会在飞奔过街道的时候,被车撞飞,会以为在他回到宾馆的时候,伤心的蕾拉已经走了。

“别叫我放松,你的脸离我的裤子远点就行。”

但是,都没有!

“just so big”胖子继续挑衅

他放下了与全世界为敌的心,因为他感受到了爱,当全世界都不愿意温柔的对待他的时候,他遇见了自己的安琪儿,不用五彩的祥云,不用华彩万丈,只有躺在宾馆的床上害羞的牵牵手,只有那害羞的一吻。纯情的不得了,但是我不愿意嘲笑,我愿意相信,在我们开来本应暴戾的Billy却能够像一个孩子一样,躺在蕾拉的怀里,像是一个重生的婴儿一般蜷曲着。

他瞬间怒了,动手揍那个男人”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什么,同性恋?”他把那个可怜的基佬推到墙上,双手摁着他肥大的头颅,激动地问道。”给我滚出去,同性恋!给我滚出去!”他将男人赶了出去。
回来继续小解,却发现解不出来。
一直有一种不安紧张狂躁的情绪围绕着男主。他气急败坏,恶狠狠地咒骂着刚才的同性恋,恼怒得直跳脚。这时女主从他身旁经过,看到情绪激动的他,冷冷地说了一句”watching
out.”

电影快到最后的时候,Billy决定放下了手枪,他给朋友打了一通电话,依旧开心的叫他傻帽。他跑进了便利店,给蕾拉买了一个热巧克力,还有甜甜圈,他开心的不得了,那一刻,他一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爱着他,上帝一定也眷顾他了,于是他给店里另一个顾客也买了一个甜甜圈,让他送给他的女友,于是,他给了服务员不少的小费。我想,那个时候,他一定愿意坐下来,好好和这个世界谈谈。

“what?what?是你要说话小心。”他指着女孩说道。

记得一年前的时候,送前女友和她的母亲安顿好酒店,自己一个人回到学校的时候,走在微冷的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却也是一样的压抑不住的欢欣,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世界也会爱我,也在爱着我。我无比愿意坐下来,好好和这个世界谈谈,谈谈自己的未来,谈谈接下来,我们该吃什么?

他预备打电话回家,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只得转过身去问刚才那个被自己无理对待的女孩。

来一杯热巧克力,嗯,在来一个甜甜圈。
        

“喂,小姐!”

“什么?”

“可以借我一个硬币吗?”

“可以”

“现在借给我好吗?”

他粗鲁地从她手里接过钞票,随即去打他的电话去了。

女孩有些恼”谢谢都不说一声?”

“什么?”

他恶劣地忽略掉她的话,女孩没好气地离开。

他神情焦虑的打妈妈。

“喂,妈咪?是我啊,billy呀,billy!”他在电话里重复了好几遍自己的名字。”billy!你的儿子啊!电视机声小一点。是billy啊,我说过总有天我们会回来的,我们已到镇上,刚刚下飞机。住在很高级的酒店,我告诉你我们住在哪儿。登达酒店,是的,很大的酒店,对。是啊,房间很大,风景很美。是啊,很干净的。酒店租金很贵的。别来,妈咪,别过来啊。听我说,我到你那边来吧。我也想见见那些旧街坊。我想立即就来。”听到母亲还在看电视机里的球赛,他叹了口气,有些恼地问道”球赛什么时候结束?好的那我五点整到吧。不,她不来了,她不舒服。我不知道,妈咪。人总会生病,我不知她为何生病,她现在不舒服,每次坐飞机她都不舒服。我不知为什么。她不喜欢坐飞机,加上我们坐头等舱,食物非常多,她经常都会胃病发作。不行。妈咪,她在睡觉,我在酒店大堂,她在楼上睡觉,我不想吵醒她。听到我说什么?你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